朱汝伶 姐妹

Leave a comment
朱汝伶 姐妹
 
其實朱姐妹來本教會有一些日子了,但由於我也忙於主日學事工,不是很認識她.
朱姐妹有個可人的笑臉,聴講道時也經看她有回應地點頭,因而也引起我的注意.這週我終於有個時間和她小交談,由於她的語障很嚴重因此要溝通要有些時間,她用筆留下手機號碼給我,中文留個"簡"字,我明白她是想叫我用“簡訊".
WOW,我用了簡訊和MAIL才真正進入她的溝通領域,感謝主….她和我講,她有信心向本教會青年作她生命的見證,來教會真好!
以下的對話MSN,她感動了我……………
DIANA LEE :
現在多少青少年人也不來教會…人來,心也不在….
伶 說:
這事要慢慢來
DIANA LEE :
不少人一點小挫敗,也不來了…, 你正是姐姐的小天使… 你可以為主作光…!
伶 說:
我有辨法
DIANA LEE :
你可以為主見證..太好了…
伶 說:
請他們來教會,我想要替主作事…..
DIANA LEE :
其實我留意你好多回..
但我因教兒童主日學很忙…
有時要去和你談天時,又有小朋友來叫我作那個..講這個…
對你印象是你的笑容..
伶 說:
沒關係!有很多機會的
伶 說:
是我改變很多
我朋友說的
以前的我沒笑容!
DIANA LEE :
我看到了..你現在的美.
DIANA LEE :
你如果有好文章..可否給我放入我的文章收集區內.
我看的出你很有文筆的才華
伶 說:
可以丫,沒闆題的!
有機會的話我會與大家分享我的生命見證
伶 說:
我這樣也活得能很喜樂
DIANA LEE :
阿門! 上帝必要大大用你…
伶 說:
阿門! 我是前年才認識上帝的
DIANA LEE :
我們正擔心教會這些青年們…我安排一個週六..由您來作見證..可以嗎
您是要用講的,還是要有人替您出口..對您好點?
伶 說:
我要見證,我要見證
好丫, 但有人替我出"口"
DIANA LEE : 我來.
伶 說:
因我語障很嚴重
DIANA LEE :
你文筆流暢..+你的微笑=可以完全溝通的.
伶 說:
我要見證,我要見證
註1:朱姐妹的見證會等時間確認,請青年朋友多引領其它朋友來喔..!她活的用心,流利口舌的我們豈不該多為主作點事工呢?
註2:朱姐妹也有BLOG:http://www.wretch.cc/blog/apply751/31853594
註3:經朱姐妹同意,我也刊載她個人成長故事: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成長之路
小伶^^
聽媽媽說她是非常辛苦的把我生下來的,待在媽媽肚子裡只有八個月就等不及要出來,出生前因為在媽媽肚子裡胎位不正,且又不足月早產,腦部缺氧過久加上難產,因而註定我的命運,四個月大時,一天晚上突然喘不過氣來,媽媽趕緊打電話到爸爸公司,那時已經很晚,附近小兒科診所早已關門了,爸爸在加班沒辨法立刻趕回家,於是叫媽媽盡快把我送醫就診,急診室醫生立刻送我到加護病房急救,歷經幾個小時的急救,終於把我的生命從死亡邊緣救了回來,用氧氣桶來維持呼吸,媽媽一整夜在加護病房陪伴照料我,一步也沒離開,心裡彷彿懸著一顆大石頭,說什麼都放不下來,直到病情穩定後終於可以轉往普通病房,媽媽才稍微鬆了一口氣。當年還沒實施健保,醫藥費對我們這樣一個家庭來說是非常沉重的負擔,但媽媽不因醫藥費昂貴而放棄給我治療,之後發高燒的次數斷斷續續,三天兩頭就要往醫院跑。
一歲多時,母親才發現我不會站、不會爬行,連坐也坐不穩,媽媽帶著我去台中復健醫院檢查結果才知道我是罹患重度腦性麻痺症,醫生說:「發燒過久傷到腦部的運動神經,語言神經也受損了,無法跟正常的孩子一樣七坐八爬甚至正常表達。」當時媽媽幾乎心都碎了,卻仍很盡心照顧我。有一位鄰居阿嬤看我當時那麼瘦弱,介紹我媽媽去埔里一家中醫診所,那位老醫生醫術高明,老醫師問診病情後,讓媽媽配了一星期的藥回家,媽媽每天用電鍋熬好之後再裝入奶瓶給我喝,過了一個星期後我的病情漸漸好轉了,食慾大有進步。媽媽為了家裡的經濟不得不外出幫傭,舉凡打掃、煮飯樣樣都做,當時爸爸的工作很不穩定,時做時休,對家庭缺乏責任感,也沒顧慮到家中還有我和哥哥都需要他照顧,總是往外跑找朋友一起打牌,常常不見蹤影,媽媽為了要養家,每天一早出門,天黑了才見媽媽回到家門,至於我則由哥哥照顧,哥哥那時才四歲多卻懂得照顧我,我坐在娃娃車裡玩耍,鄰居小朋友有時會來欺負我,哥哥總會在我一旁保護我,中午用餐時媽媽有時會趕回家餵我,有時忙,就拜託鄰居阿姨餵我吃飯,如果沒人可託,媽媽就背著我去上工。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有一天爸爸騎機車被一台腳踏車相撞,爸爸的腳受傷,我又經常發高燒,家裡的錢因此全花在我和爸爸的醫藥費上,錢花光了只好變賣有價值的首飾,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苦,後來連經濟都有了問題,從此以後這個家全靠媽媽一個人撐過來。
六歲時,一天爸爸跟朋友出去喝酒,回家路上,爸爸被朋友載,連人帶車騎去撞電桿,爸爸的頭部嚴重受創,送醫急救時醫生說要馬上動手術把腦部血塊取出,結果手術過程有了瑕疵,醫生說:「不太樂觀!就算救回生命也只能拖上一陣子。」沒幾天媽媽帶著我和哥哥去醫院加護病房見爸爸最後一面,我印象深刻,我看到爸爸頭部包了沙布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父女情緣份只維持短短六年。回想起爸爸對我的疼愛可不少,雖然他從來沒有照顧過我但我很感謝他讓我來到世間,直到爸爸往生後也沒錢安葬,感激素昧平生的善心人士幫忙,不然媽媽還要照顧一個行動不便的我和哥哥,還有肚子裡懷胎五個月多的弟弟,真不知要怎樣處理才好呢?媽媽要生弟弟的前兩個月打聽到可以安置我的機構,實在是逼不得已才會將我送去屏東基督教勝利之家。剛進到新環境時,一個星期內幾乎天天都哭著要找媽媽,那幾天媽媽每天打電話去屏東關照,剛進去的這幾天有保育阿姨幫我洗澡,幾天之後因人手不足無法繼續再幫我,於是我就自已來,有一次洗好澡要爬去房間穿衣服時,一不小心跌倒了,撞到浴室的階梯下巴受傷也被縫了好幾針,痛得哇哇大哭。院方建議母親來探視時,如果可以的話帶一點餅乾,可以當小禮物跟院裡的小朋友分享,媽媽偶爾會南下探望我,每次來看我的相處時間只有短短兩、三個小時;在勝利之家兩年內,我學會自已洗澡、穿衣服和吃飯等等一些簡單的生活起居。
離開勝利之家半年後,媽媽為了養活我和哥哥不得已改嫁養父,好不容易回到媽媽身邊,過沒多久卻又把我送到彰化和美一所特殊學校就讀國小、國中和高職,在和美度過漫長的12年,媽媽心想要讓我學習更多的知識也認識更多朋友,也學習適應團體生活,我受到很多學姊的照顧,記得在小學六年級快畢業前兩個月遭到老師和同學們的誤解,班導師卻沒查清楚的情況之下就一口咬定說是我偷同學錢包,不是我拿的因此我沒承認,老師生氣就用原子筆整支尖尖的筆蓋用力敲我的背後幾下逼我承認,我真的很難想像一個老師居然以這樣方式逼問,只好默默地接受處罰,快畢業的那幾天我心中充滿怨恨促使我用手打破教室的玻璃窗,三根手指頭受了傷流很多血,但我心中有如刀割,很痛也不敢告訴媽媽,怕她會傷心難過,媽媽看到手指受傷就問我怎麼受傷呢?我撒了謊說:「是我不小心跌倒。」畢業考當天我的手還沒完全好,只好忍痛寫考卷。
上了國中遇到很好的班導,我卻沒好好珍惜反而常跟媽媽鬧情緒的說:「我不想念書了,我要在家裡。」媽媽很生氣把我帶回學校,其實我內心極度渴望每天跟在媽媽身邊,才會無端鬧情緒。
每年一到夏天我的腳會長膿,媽媽一心想著怎樣才能減輕我的肉皮痛呢?那時我在家裡,幾乎整天在地下爬,上下樓梯更是弄得全身髒兮兮的,媽媽帶我到台中中英外科做檢查,接受治療,但醫師強調醫藥費和手術費不便宜,為了支付手術費,養父反對我動手術,媽媽不管養父反對,決心無論如何要讓我動手術,媽媽四處跟親友借貸,養父拿出十萬元,手術後要做長期復健,無法回學校上課,不得已我休學了,休學不到十個月,期間有很多同學和老師寫信來關心替我加油、打氣,九月開學了,重讀國三,教科書版本都不一樣,讓我吃足了苦頭。
國中畢業後本來不想再升高職,媽媽鼓勵我試試看,我抱著有也好沒有也可以的態度,不緊張反而讓我考上本校家政科,畢業後也沒一技之長,因為在學校裡沒有很用心的去學電腦,導致電腦方面沒很大的興趣,媽媽問我說:「想不想學?」剛好鄰居阿姨的兒子開一家電腦補習班,以一對一的方式教我操作電腦,最先只會敲注音,我邊操作電腦邊做筆記,電腦老師很有耐心的教到我會為止,學了三個月,我對電腦總算有點概念,隔年參加彰化縣身心障礙者職業訓練的博愛服務中心再學一年,學會用嘸蝦米輸入法打字也參加過中文打字檢定與word文書處理的檢定,結訓後卻仍然無法就業。
結訓後想幫家裡減輕的負擔唯一可以賺點錢是賣口香糖和糖果只靠著微薄的收入,那時還沒買電動輪椅,我每天從二樓下樓坐手推輪椅慢慢推去住家附近一間學校的校門口旁邊做生意,晚上再自已慢慢推回家,那段日子常被驅趕、被欺負,心裡覺得很委屈:「我不偷不搶,憑什麼要這樣把我趕走?」我也是為了生存,社會太沒愛心了。有時星期六為了要多賺點錢省下計程車錢,才會想嘗試搭公車去台中做生意,上公車前我請路人或公車司機幫忙把輪椅搬上公車,我人隨後慢慢爬上去。很幸運時遇到有愛心的公車司機會讓我坐第一排,如果運氣差,司機根本不讓我搭乘,有時一等就是三個小時,有一回跟我一起搭公車的善心人士幫我把輪椅送上公車,司機居然滿臉不悅說:「喂!喂!我是帶人的不帶輪椅的。」就這樣我又被趕下車,當時有人看不過去就數落了那位司機說:「我們都幫忙把輪椅送上來了,你還趕人?怎麼那麼沒愛心又沒人性?難道殘障不是人嗎?司機說:「跛腳還敢出來丟人現眼。」這話深深傷了我的心,我好難過,好幾個星期都沒出門。
再兩年到彰化一家教養院接受職訓,時間半年。每週五都要返家,依舊為了省計程車錢,就從教養院大門口推輪椅到彰化火車站,大約要花一個小時,搭火車到台中已經五點多,剛好是下班時間,很多人搭公車,我經常會遇到我認識的公車司機,他都會先讓我上車再給乘客上車,有時幸運差就在公車站牌一直等待到晚上最後一班車。但每個星期一大早要從家裡附近搭公車去車站再轉搭火車站回彰化上課,偶爾哥哥休假順便帶我回來彰化,這段期間讓我簡直精疲力竭。結訓後無法找到文書工作,只好繼續賣口香糖,有六、七年了,現在景氣太差,很少人會跟我捧場。今年哥哥和妹妹也受到不景氣影響被裁員而失業,家裡經濟再次受到影響。我下定決心努力幫忙打廣告賣水餃,希望社會大眾能伸出你﹙妳﹚們的援手與發揮愛心幫助我們家度過這個難關,我們會非常感謝大家。
我對未來的期待是:社會人士、公司行號能我機會有一份工作,讓我將我所能作的表現出來,發揮我學習的專長。
我一直有個希望是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求待遇多少,至少能為家裡減輕一些經濟上負擔,我希望找文書處理的工作,這份工作不包括「接電話」,因為我語言障礙很嚴重,難與對方溝通。找一份「行政文書處理」工作是我目前最大的期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